n  包括核武器,生化武器、太空武器、激光武器、电磁波武器,甚至基因武器等(足以把整个人类毁灭数十次)。

n  先看核武器。[属于质量转换的能量,包括核裂变型的原子弹及核聚变型的氢弹,目前全世界的人均分担当量约为2.5吨梯恩梯。1千克铀全部裂变释放的能量为8×1013焦耳,比1千克梯恩梯炸药爆炸释放的能量4.19×106焦耳约大2000万倍。目前制造的各种核武器,最大的其梯恩梯当量超过1000万吨以上。(比较二战投放日本的原子弹:广岛,梯恩梯当量1.5万吨,是目前单颗当量的1/600不到,建筑全部倒塌,全市24.5万人口中有78150人当日死亡。长崎,梯恩梯当量2.2万吨,23万人口中有10万余人当日死伤或失踪,城市60%~70%的建筑物被毁。日后统计,加上后遗症死亡者,两市死亡人数共计37.5万人。)尤为可怖的是,在未来可能发生的核大战情形下,集中和大量地使用核武器,将会造成全球范围的“核冬天”,即辐射性核灰尘弥漫乃至覆盖整个地球大气层,以至于连阳光都不能洒向地面,从而使远离战区的人们也难逃灭顶之灾。]

n  核弹包括:原子弹、氢弹、中子弹、三相氢铀弹(氢弹的外层又加一层可裂变的铀-238,形成裂变—聚变—裂变之三相反应)、反物质弹(正在研制)等等

n  威力排序:氢铀弹>氢弹>原子弹>中子弹;
辐射排序:中子弹>氢铀弹>氢弹>原子弹;
污染排序:氢铀弹>氢弹>原子弹>中子弹。

n  而且,目前战术核武器大兴,种类繁多,甚至可放入常规炮膛中发射,其梯恩梯当量最小的仅1000吨或更低。这就大大降低了使用核武器的门槛。(贫铀弹早已使用,并因无制止条款而将花样翻新地继续使用。)

n  另看一组数据:
美国:核试验次数超过1030次。拥有约1.2万枚核弹头。
苏联:核试验超过715次。拥有约2.8万枚核弹头,拆除约1.8万枚。
英国:共进行45次核试验。拥有约400枚核弹头。
法国:核试验180多次,拥有约510枚核弹头。
中国:核试验40余次。
中国、以色列、印度、巴基斯坦、朝鲜拥有数量不详,日本等多国为潜在核武拥有国。

  2002年1月8日,美国国防部向国会提交《核态势评估报告》,第一次将冷战后美国可能进行核攻击的对象明确为7个国家,中国首当其冲。
  2008年8月,美国在波兰建反导基地,引发俄国做出强烈的核预备反应。
  李登辉一度主张重视研发核武器。直到现在,台湾仍保有核武计划所需的完整蓝图及数据,甚至不能排除它已有核弹。
  南亚是另外一处核战争的火药桶,印度、巴基斯坦双方事实上存在着某种安全困境,穆沙拉夫曾调动核武器于克什米尔边境。
  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势不两立,伊朗等国有研发核武倾向,成危难之地。
  朝鲜拥有核武器,朝鲜半岛的平衡将被打破。

n  美苏宣称必要时即使用;其他各国不言自明;恐怖组织一旦拥有将会立即使用。(此外,还有随时可能发生的失控情况,如古巴导弹危机或意外事故等。)

n  从趋势上讲,技术障碍将逐渐消失,任何国家和组织迟早都一定会拥有核武器,所谓“核不扩散”注定只是一个短暂的幻想。(这才是最头疼的问题,它使下面那条“历史事实”不免变成“历史死结”:人类社会的科技进步程度与人类社会的安全维系程度成反比,或者说,人类社会的总体发展程度与人类社会的系统离乱程度成正比。瞧瞧现在的恐怖主义斗争方式,已经使战争完全没有了前后方之别以及军队与平民之别,也完全摆脱了任何战争法或战争游戏规则的约束,随着社会分化和利益纷争的继续复杂化,未来还不知道会生出什么更离奇、更残酷也更具有渗透性的冲突样态呢。)

n  再看生化武器,即过去所谓的“化学武器”和“细菌武器”。自一战和二战被使用以来,目前各国都能制造,而且损伤性越来越大。(化学武器包括:1.神经性毒剂。作用于神经系统的有机磷酸酯类剧毒,如塔崩、沙林、棱曼等。2.糜烂性毒剂。引起皮肤起疱糜烂,让人缓慢痛苦地腐烂死去,无特效药,如芥子气、氮芥和路易斯气等。3.窒息性毒剂。损害呼吸器官,造成急性窒息,其代表物有光气、氯气、双光气等。4.全身中毒性毒剂。破坏人体组织细胞氧化功能,引起组织急性缺氧,如氢氰酸、氯化氢等。此外还有刺激能性毒剂、失能性毒剂等等,不一而足。细菌武器包括:1.细菌类生物战剂如炭疽杆菌、鼠疫杆菌、霍乱弧菌、野兔热杆菌、布氏杆菌等。2.病毒类如黄热病毒、委内瑞拉马脑炎病毒、天花病毒等。3.立克次体类如流行性斑疹伤寒立克次体、Q热立克次体等。4.衣原体类如鸟疫衣原体等。5.真菌类如粗球孢子菌、荚膜组织胞浆菌等。6.毒素类有肉毒杆菌毒素、葡萄球菌肠毒素等。这类武器早就已经被使用,最初的战例是1346年鞑靼人进攻克里米亚战争中利用抛入鼠疫患者尸体攻进法卡城,后来导致整个欧洲发生黑死病,100年间夺去2500万人命,人口骤降25%以上。再有,18世纪英国侵略军在加拿大用赠送天花患者的被子和手帕的办法在印第安人部落中散布天花,致使土著人灭绝性死亡。到20世纪的连续两次世界大战中,生化武器更是被各国广泛使用。目前,不管表面上说得如何好听,实际上没有任何一个中等以上国家敢于真正杜绝这方面的研究、生产和储备,而且到底现在都搞出了什么怪名堂,谁也说不准。)

n  眼下,更文明的人类也变得更恶毒了,让我们看看正在研制的基因武器。[基因武器(genetic weapon),也称“遗传工程武器”或“DNA武器”。它用类似工程设计的办法,按需要进行基因重组,在一些致病细菌或病毒中接入能对抗普通疫苗或药物的基因,或者在一些本来不会致病的微生物体内接入致病基因而制造成生物武器。它能改变非致病微生物的遗传物质,使其产生具有显著抗药性的致病菌,利用人种生化特征上的差异,使这种致病菌只对特定遗传体质的人们产生致病作用,从而有选择地消灭敌方有生力量(可谓之“人种炸弹”,是典型的种族灭绝行为)。其分类有:1.微生物基因武器(如上所述);2.毒素基因武器(选择性生物剧毒);3.转基因食物(利用基因技术对食物进行处理,制成强化或弱化基因的食品,诱发特定或多种疾病);4.克隆武器(利用基因技术产生极具攻击性和杀伤力的“杀人蜂”、“食人蚁”或“血蛙”、“巨蛙”类新物种,再利用克隆技术复制,远比齐国的田单火牛阵恐怖);等。]

n  目前许多国家都在加紧进行这类研究,并已有所突破。(如美国已完成了把具有抗四环素作用的大肠杆菌遗传基因与具有抗青霉素作用的金黄色葡萄球菌的基因拼接,再把拼接的分子引入大肠杆菌中,培养出具有抗上述两种抗生素的新大肠杆菌。俄罗斯已利用遗传工程学方法,研究了一种属于炭疽变体的新型毒素,可以对所有抗生素产生抗药性,眼下找不到任何解毒剂。据传,以色列正在研制一种仅能杀伤阿拉伯人而对犹太人没有危害的基因武器。)

n  基因武器杀伤力极强,远非上述的生物战剂所能比拟。(据估算,用5000万美元建造一个基因武器库,其杀伤效能远远超过50亿美元建造的核武器库。某国曾利用细胞中的脱氧核糖核酸的生物催化作用,把一种病毒的DNA分离出来,再与另一种病毒的DNA相结合,拼接成一种具有剧毒的“热毒素”基因战剂,用其万分之一毫克就能毒死100只猫;倘用其30克,就足以使全球近70亿人死于一旦。)

n  正因为如此,学界普遍认为,这是远比核武器更为可怕的毁灭性武器,难怪有人将“基因武器”称为“世界末日武器”。(随着基因操作技术的日益普及,有人预测基因武器将在5至10年内出现,这就是为什么会有种种危言耸听之谈不断浮现的原因,其中包括诸如史蒂芬·霍金等著名科学家都曾预言,人类面临百年以内灭绝的危险。我不想把事情说得这么严重,但至少不能忽视其中业已暴露出来的趋势性危机或危亡化趋势。)


【扫码加入人类研究会社群】
管理员微信:1198602971